一碗星

重生在某一個下雪的清晨。

何至于盛名难副?只是自取其辱罢了。
当我听到第一缕风声的时候,我猜远处没有风暴。只是那敲打在周围那些不存在的生物上的回音提醒着我,不要放松,不要放弃,你面对的是你无法想象的东西。
之后呢?之后我都不记得了,只记得我随波逐流,拼命挣扎,偶尔发出些喊叫,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根本没时间思考。
然后我奄奄一息,看到了彼岸。彼岸远远的开着一些花朵,连绿叶都很少。我挣扎着抓紧岸边的礁石,指甲缝里的血一滴一滴地落进海水里,眨眼间就没了。
我回头,我的血流向了无尽的风暴之中,而眼前就是明媚的花朵。
那是天堂。
我拼命地爬,我想就算是死也要在死前采下一朵鲜花。
他们说这是天堂。
可我爬了有一辈子那么长,我发现我永远都采不到那朵花。
枯萎,腐烂,涨潮,尸体重新被卷进大海。
这是我的宿命,这是我们的宿命。

评论

© 一碗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