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星

重生在某一個下雪的清晨。

换牙的时候喜欢乱舔,有几颗长的不太齐整,虽然不至于要带牙套,每次无意中舔到还是会觉得不太高兴。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年有了整牙的想法,便频频做关于牙齿的梦,昨晚又是这种梦,梦到自己试图用舌头和铁勺把歪掉的那几颗掰直,却把满嘴的牙齿都掰断了,醒过来的时候脑海里还是那副望着镜子里满嘴鲜血的自己发呆的场景。
然后想想自己,每次热切的试图去改变一些事情时总会适得其反,头破血流。而在努力的途中那种堵在心底的郁结,就像梦里掰牙齿到即将断掉时那种钝痛感一模一样。

评论

© 一碗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