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星

重生在某一個下雪的清晨。

2。

Jacob觉得自己不是个好弟弟。

那是一个阴沉而寒冷的傍晚。伦敦的天空充斥着烟尘和浓雾,大街上为数不多的行人捂住口鼻,裹紧外套,口中大声咒骂着,皮鞋在污水横流的地面上发出难听地、硬邦邦地回音。Jacob站在二楼的窗户旁看着这一切,冷漠地觉得生命与这空气,这地面,还有这窗玻璃一样肮脏。

“Jacob,你能不能说句话?”Evie坐在他身后不远处的沙发上,小心翼翼地语气中夹杂着一丝不耐烦。从告诉他自己决定和Henry结婚并和他一起返回印度开始,Jacob保持这个望向窗外的姿势已经半个小时。她看不到Jacob心中纷乱拉扯的思绪,因而难免感到这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背影有些无趣。但这间屋子里挥之不去的紧张味道却又无法令她完全放松——她了解自己的弟弟,她几乎预料到了之后会发生什么。

Jacob轻哼了一声,扭头瞥了Evie一眼。她的眼睛在暖黄色灯光的映照下显得明亮动人,仿佛在炫耀它本就拥有的魅力。现在,这双眼睛正直视着他的眼睛。他感觉自己的心中有一个小小的银铃微微晃动了一下。

他转过身,重新将自己的背影留给Evie。

“你想让我说什么?”Jacob用手指敲着窗框,他的声音因为长时间的沉默而变得嘶哑。

Evie站起来,犹豫着向弟弟走近了几步。

“我想知道……你的想法。”

“我的想法?”Jacob的语气中流露出一丝讥讽,自言自语道:“哦天啊,我亲爱的姐姐这是怎么了?她应该每天摆着一张“我永远是对的,Jacob永远是错的”这样的臭脸指着我的鼻子、把父亲的名言一遍又一遍地丢在我的脸上、根本不在意我的想法才对呀。好比现在,她应该走到我面前挥着手指上那个闪亮亮的玩意儿说‘Jacob我要和我的未婚夫远走高飞了你不要反对也不许难过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才正常不是么……”

“Jacob!”Evie忍无可忍,冲到他的身边,打断了他的话。她早就预料到Jacob不会特别高兴,也不会因为考虑到她的感受而装作特别高兴,但弟弟这种刻意做出来的满不在乎,依然让她的心里隐隐作痛。这种痛既有离别的伤感,也有对弟弟的未来的担忧——我走了,他怎么办?我们从小就没有分开过……

“天啊……我们从小就没有分开过。”Jacob转过身来,正对着Evie,却不敢抬头直视她的眼睛。他怕哭,他不愿让Evie看到他哭。

双胞胎的内心所想再次契合。血脉相连,注定了他们一生的羁绊。

“我知道。”想到这里,Evie的眼眶倒先红了起来。她上前握住他冰冷的双手:“我也舍不得。可是Jacob,虽然我们从小就没有分开过,但这并不代表分开就会改变或摧毁什么。还记得我说过的么,没有我你也会继续成长。”她顿了一下,淡淡地笑了笑,继续说道:“而且……我想你早就迫不及待地想感受一下没有我的生活了。”

Jacob很勉强地笑了一声,没有说话。他挣开Evie的手,然后将下巴轻轻放在Evie的肩膀上,双手环住了Evie的腰。Evie有些讶异,但愣了一下,就露齿而笑,搂住了弟弟的脖子。

这对双胞胎很少这么亲密的拥抱过——上一次这么拥抱还是在他们的母亲的肚子里的时候。即使是父亲去世时,两人也只是手握着手,互相说了一些安慰和打气的话——这些话主要是Jacob说的,因为那个晚上,Evie的手也像今夜的他的手一般,冰冷无比,而且止不住地颤抖。那个晚上Evie脸上的雀斑都是忧伤的,这忧伤麻痹了她的舌头,让她除了哽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Jacob从不擅长安慰人,他觉得哀伤与爱情一样,都是白白消耗人的精神力量的小恶魔。但那个晚上,为了让Evie尽快打起精神,他觉得自己说完了这辈子的安慰的话。

“我只是……离你远一些。”现在换Evie安慰他了。她轻轻拍打着Jacob的后背,温柔地说:“我非常爱Henry,所以我要跟他走。但我同样爱你,Jacob,所以不管我走到哪里,我的心都与你同在。只要你需要我,我就会立刻出现在你的面前,好像从没离开过一样。所以……dear brother,祝福我,好么?”

Jacob试图收回自己的眼泪,却不慎十分响亮地吸了一下鼻子。该死,他默默地想,又被Evie抓住了一个笑柄。

双胞胎分开彼此,看着对方红红的眼眶,不禁同时破涕而笑。

“好吧,我诚挚地祝福你,sweet sister。”Jacob大声说道:“但你要记得转告Henry,别太得意,把他打趴下对Jacob Frye来说绰绰有余!”

“把他打趴下对Frye twins来说绰绰有余。”Evie笑着纠正道。

对不起,Evie,我不是个好弟弟。这句话是假的,我一点都不想祝福你。还有,打趴Henry?怎么可能,他都能把你从我身边抢走了,我已经输了。


TBC

评论(5)
热度(40)

© 一碗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