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星

重生在某一個下雪的清晨。

Ehen:

本来只是描线之后试着上颜色试试,可是当底色的黄铺在他的身上的时候,我突然有种感觉,好像他就站在海边灿烂而热情的阳光里,一回头看到我,就歪过头眯着眼冲着我一笑~招呼我过去呢~~啊~~船长大人我来了٩( ᐖ )۶
【他大概在我眼里就是太阳吧_(:3」∠ )_】

难得晴天,又来看你啦

艾欧泽亚的光之守墓人:

爱美丽→光呆→老爷。玻璃渣有,单箭头也有。我自己都不知道这个tag应该怎么打了姑且就这样大家懂就好……艾玛伊修加德的装备画的我整个人都哈二脸。

然而国服3.3版本伊修加德都开始恢复稳定了,爱美丽还是没有请我喝酒!

劳心劳命的四处奔波你却连口酒都不请我喝!!!吐了一口血!


好丧,躺在床上脑洞一下尼禄的性格和cp取向。
首先他很骄傲。设定集上说他一直试图逃离破落穷困的家乡,为了进入魔导学院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可以猜出尼禄出身比较卑微,但非常好强且拥有极大的胆量和意志力。所以能吸引他的人首先一定不能平庸,必定是在某方面拥有特殊才华之人。
然后大概在他心中没有什么是比得过魔导技术的,爱情亦如是,因此cp必须对魔导技术有一定的了解,并对他的热情表示理解。
他极强的自尊心和对爱情稍微坦然的态度使他注定不会是一个卑微的索取者。他对女人大概也很随便,cp很有可能最初也是性伴侣之一,但是他自己对cp的特殊感情是要逐渐自己发现的。
契机或许很普通,但是一旦发现就会很深情,有些霸道,但不会傲...

FF14/奥尔什方&阿图瓦雷尔/失不复得

哇的哭出来

十七折棠:

-主要角色是大哥和老爷,无CP,算兄弟亲情向or粮食向?(最近好像一直在写粮食向囧)


-福尔唐家旧事,短篇,6k完结



失不复得



“请你出去。”阿图瓦雷尔压着怒气说。


埃马内兰有些瑟缩地站在房间门口,看着那个向来克制守礼的大哥竟然把自己的房间翻得一团乱,奥诺鲁瓦悄悄拉了拉他的袖子,低声说:“埃马内兰少爷,我们还是先出去吧?”


埃马内兰皱着脸像是要哭了,但嘴上却依然小声辩解着:“我只是想找那把枪,但我后来什么都没找到,也真的什么都没有拿过……”


昨天下午的时候埃马内兰曾看到有机工房...

一只舟沉(*・_・)ノ⌒*:

翻出来以前画过的番茄
总之他是小天使qwqqqq

【遗失的一页日记】

“我爱过她,吻过她,也曾在黑夜里抹去她眼角的泪珠。她笑起来就像一个充满诱惑的谜语,而这个谜语的答案像一片轻飘飘的羽毛在嘴角搔动,却始终无法得出准确的答案。这一切是对是错我不愿去思考——不愿思考,这在我前几十年的人生中简直无法想象。我想,命运一定早就知道她总有一日会令我的事业毁于一旦,所以才安排了我们短暂的欢愉和无疾而终的分离,而这份痛苦也会永远留在我感情的一个角落里。但倘若当真如此,这个男孩又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世界中?他经历了那么多磨难,生命遭受过那么多威胁,却始终有着威胁公平的强大力量——幸运。呵,或许吧,他出现在我的面前,继承了她的“使命”——摧毁我的事业,而我也很快意识到,我注定无法抹杀...

Domoto Sako:

哦!天啊!我的天,一美小妖精啊~

不知图源,侵删

持续千年的龙诗战争结束后,新生的伊修加德在贵族和平民共同的努力下,不断发生着令整片艾欧泽亚大地都为之惊异的变化。国门终于敞开,来自其他各国的冒险者也渐渐多了起来。他们往往将据说对外来者非常友好的巨龙首营地当作旅途的中转站,在温暖地炉火地照耀下,一边听着窗外凛冽的寒风,一边兴奋地谈论着旅行见闻;同时,无论是黑衣森林广袤的树林中,还是日夜笙歌的太阳海岸,亦或是萨纳兰荒无人烟的沙漠深处,都渐渐地出现了那些带着习惯性地冷漠和恰到好处的友好的山之都的居民,用毫不逊色于冒险者的好奇,尽情地打量着这片既熟悉又陌生的土地。那些痴迷于建国神话和英雄传奇的人们,则每到一地便四处寻找给皇都带来新生的光之战士的行踪。...

© 一碗星 / Powered by LOFTER